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西举人四柱八字预测工作室

预测微信号haixijuren8预测QQ845954913微信阅读号hxjrmL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海西举人,易名朱炳锟,自号白石居士,别号梅溪先生,又号水木清华,朱熹27世裔孙,福建福州人,民俗专家,命理学者,中华传统文化产业发展促进会副会长,副秘书长,专家团副团长,命理主审,姓名鉴定师,海西举人四柱八字预测工作室研究员,讲师,预测师,命理主编.1996年开始潜心研究命理,1997年毕业于福建师大中文系,日主甲木生亥月,得偏印格,三偏入命,华盖天医天德月德学堂词馆驿马会聚,利偏业发展,从小喜好玄学,并得家父家叔引路,四柱命理极早入门,领悟较快,在四柱取象上常有灵感.欢迎有缘者光临预测或参加函授学习.

网易考拉推荐

刘衍文8、郭mo若、毕修勺看相  

2016-12-23 19:59:43|  分类: 【麻衣相法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 刘衍文:前因后果,都写在脸上?——寄庐志疑·风鉴丛谈

 相术的产生,当是前人观察周围人的一生祸福,将其遭遇之果,归之于形体之因。人的形体与命运之间有无关联,至今还是充满争议。若将人的形体与其命运的关系用科学方法作一全面深入研究,不论其结论最终是肯定还是否定,都可以破国人千古之惑。

 8、郭mo若、毕修勺看相

 看了以上文字,读者想来必定以为我改弦易辙,做起科普文章,跟在打假斗士车后邯郸学步了。否否!我不信的是坊间流行的相书,而对于相术本身,却是认为必有可观、不无可取的。诚然,相士中的确有广布眼线、多方刺探以行诈骗之术者,但也有得到秘传、其言有验之人。且在此就见闻所及,略述数人,以为谈助。

 一位是给郭mo若先生看相的人,郭氏曾在《湖心亭》一文中详加记述。形式虽是小说,内容实是自叙。这事发生在1925年,郭氏三十四岁。且抄下郭老绘声绘色的文章吧,相士云:

 ——“唔,‘明堂清明,眼仁黑白分明,只是眼神还有点混浊,内室还有点不清。’——你先生心里有点不如意,是不是呢?看眼可以观心象呢,吓吓吓。但是一交春就好了。今天是二十八,再隔十二天便要交运了。‘明年鸿钧运转。四十六岁要交大运。’不要紧的,不要紧的,你的厄运就要过了。‘左眉高,右眉低’,是乃扬眉吐气之象。‘头部丰满,额部宽敞,东西相称,四方四正’,你将来成名在北,收利在南呢!到晚年来更好,‘人中长长,上阔下张’,你这是长生之相。唉!先生,你的相真好,不是我愚老奉承。我愚老广走江湖,上到湖广,下走南洋,南北二京,东西十八行省,我愚老都是走遍了的,都没有看见过像你阁下这样的好相呢,请你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我把右手伸给他。

 ——“不对,要左手。……啊,你这手色比脸色更好了。‘中指为龙,宾主相称,二指为主,四指为宾’,你这是鱼龙得水之相。只是小指太短,将来提防有小人暗算。这一层,你阁下可要留意,但是不要紧的。你这手掌很好,‘乾坎艮震,巽离坤兑,中央为明堂,坐明堂而听四方,

 第8页 共13页

 四通八达’,你阁下将来名成利就,没有一件事情不好的呢。吓吓吓,……”(《郭mo若全集·文学编》第九卷)

 按郭老在二十八岁时,落拓沪滨,按相术上说,正交两眉之间的“印堂”,这年过去,二十九岁运行“山林”,在前额左眉角上,一名“天仓”,又名“驿马”,十二宫为“迁移宫”,自是交转之时,这是易于判断的。但四十六岁运行“左颧”,要断其行“大运”殊属不易,而郭老正是在这一年(1937)7月自ri本归国,9月,受到蒋jie石接见,次年即被任命为jun事委员会政务委员、政治部di三厅厅长,中将军衔的。郭老描写相士时笔带揶揄,似表鄙夷。但后来其言竟验,顿觉大奇,自此与友朋谈笑间便津津乐道(见潘梓年《诗才·史学·书征气度》),还忍不住在《从日本回来了》一文中又带了一笔。jun政部部长chen诚读了这篇文章,与郭老一起到前线对军人“训话”时,因担忧日寇丢炸弹,还对他说:“今晚要托你的洪福才好。”“你自己的文章上不是说,说你今年要交大运吗?”这是郭老第三次在笔下提及了,见《在轰炸中来去》一文。

 一位是给毕修勺先生看相的人。有一次,我与毕老、唐秉珍在一起闲聊。谈及术数,毕老说,他是基本不信的,但有一次同乡介绍一个相面先生来,却使他惊呆了。那人开口便说:“你在某年某月某日照理要死的,不过有人做了你的替代。”那时毕老正为好友chen诚所邀,同郭老一样,也在jun事委员会任政务委员,军衔也是中将,还担任《扫荡报》的主笔。那一回,另一位临海同乡到重庆来求他介绍工作,他便请同乡在家住下。毕老原睡楼下,即以此房待客,自己则睡到楼上去了。不料一天敌机来袭,炸弹爆炸,冲击波所及,房子轰然倒塌,楼下的同乡当场压死,毕老则陷入昏迷,送医院抢救多时方才转危为安。当然,这些具体细节相士是不会知道的。

 相士还对毕老说:“你有二男三女。”同乡知道毕老膝下确有二男,但仅二女,登时急叫:“不对,不对!”毕老却从容说:“听他讲下去吧。”原来毕老果然还有一女,为情人所生,同乡却不知晓。毕老告诉我们,这位情人如今尚在。毕老去“劳动改造”后,她靠卖血为生,将这孩子连同她前夫的两个女儿一起抚养成人。 “我带你们去她家看看。”于是我们一起到了她家。她与前夫所生的两个女儿都称毕老为“毕先生”,其中一个已经出嫁。她对我们谈起往事,声泪俱下,说:“我是对得起毕先生的。”毕老闻言,默然良久。毕老与她生的女儿上山下乡运动中赴安徽插队,嫁给一个支部书记的儿子。小两口到上海举行婚礼时,毕老一家都去喝喜酒的。毕师母蔡玉凤去世后,毕老颇想与情人复合,但由于多种原因,不能破镜重圆。

 术数最难测的就是子女之数,而这位相士望而即知,可谓神乎其技了。但他对毕老在建国后几被枪决、后又陷入囹圄之事却无一言提及。也许过去的事在人脸上留下的痕迹较为明显,能被术士窥见;而将来的事尚未成形,端倪之细不易察知吧。关于毕老的详情,可参见《我的忘年知交毕修勺先生》(见拙作《寄庐杂笔》379-393页),兹不多赘。以上所述,乃前文所未叙者。

 举人推荐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