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西举人四柱八字预测工作室

预测微信号haixijuren8预测QQ845954913微信阅读号hxjrmL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海西举人,易名朱炳锟,自号白石居士,别号梅溪先生,又号水木清华,朱熹27世裔孙,福建福州人,民俗专家,命理学者,中华传统文化产业发展促进会副会长,副秘书长,专家团副团长,命理主审,姓名鉴定师,海西举人四柱八字预测工作室研究员,讲师,预测师,命理主编.1996年开始潜心研究命理,1997年毕业于福建师大中文系,日主甲木生亥月,得偏印格,三偏入命,华盖天医天德月德学堂词馆驿马会聚,利偏业发展,从小喜好玄学,并得家父家叔引路,四柱命理极早入门,领悟较快,在四柱取象上常有灵感.欢迎有缘者光临预测或参加函授学习.

网易考拉推荐

高邮送桥算命大师“赵瞎子”  

2016-09-21 22:36:31|  分类: 【算命故事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 高邮人爱算命,到高邮送桥算一卦是很正常的,算命的无非是求财的大老板,生活遇到困惑的普通百姓。记者对此事进行了暗访并写成了现在的这篇文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算命,一个人10元钱,即使在淡季,他每天也要接待一两百人,至少有一两千元入账,一年下来,他的收入高达六七十万元。这个人,就是不少扬州市民都听说过的高邮送桥算命先生“赵瞎子”。近日,有多位市民反映:中高考在即,带着孩子前去询问能不能考上的家长络绎不绝,甚至还有问高考考题的。 

 记者前往高邮送桥镇暗访,调查这位甚至被称作黑鱼精转世的“算命大师”。随着调查的深入,记者发现,围绕着这位“算命大师”,送桥镇附近已经形成一条“算命—接送—吃住”一体的“产业链条”。 

 探访:去算命还有“专车”接送 

 不少扬州市民都听说过高邮算命的“赵瞎子”,甚至还有人以讹传讹,称他是黑鱼精转世。记者通过百度搜索“送桥算命”4个字,竟然出现了几十页相关网页。有的网友发帖详细介绍这位“赵瞎子”,有的晒出算命路线图,有的介绍“赵瞎子”的“本事”,也有网友对“赵瞎子”质疑、嘲笑。更让记者意外的是,竟然有人开通“扬州到送桥赵瞎子算命专车”,留下手机号,每周六、日早晨从扬州发车,负责接送。

 5月31日早上6:45,记者错过了“算命专车”,于是乘大巴前往高邮送桥镇。没想到一辆大巴上竟然有6位乘客是到送桥算命的,除一位来自南京外,其他都是扬州人。上午7:39,车到送桥镇。记者刚一下车,就有“摩的”师傅过来搭讪:“是不是去算命的?上车上车。”一番讨价还价后,“摩的”师傅答应12元送到,他说,这是最常见的价儿,他每天来来回回要跑不少趟。“摩的”师傅还向记者透露,遇上算命的旺季,每天赚几百块不成问题。

 上午8:00,一路颠簸后,终于到了目的地。途中,记者看到有树上挂着“赵先生算命”的牌子,下面是一串手机号码。“摩的”师傅告诉记者,那是为陌生人设的指路牌。“摩的”师傅告诉记者,算命结束后会有人跟他们通电话,回头的时候可以有车来接记者。

 算命得排号,月收入五六万 

 下车后,记者发现路边有一排很新的房子,门口停了2辆出租车、2辆“摩的”和9辆高档轿车,分别挂着苏K、苏A等地的车牌,车旁边还站着10多个人。记者向一位女士打听算命先生在哪个屋,她说她也是来算命的,现在屋里有很多人在等。记者从那排新房子东侧的一条小路来到算命先生家的后院。在一间简陋的屋子里,30多位男女坐着在排号,两间屋的门框处,一位盲人正在给一中年男子算命。

 原来,跟去医院看病似的,在这儿算命还得先“挂号”。在一名妇女的引导下,记者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排号。这间屋子里总共分有4小间,墙壁都是水泥的,没有粉刷过,来算命者排号休息的地方放了很多长条凳,还有一个很大的垃圾桶。

 房间东面的墙角放了10个暖水瓶,这是为排号的人准备的,等的时间太长,来算命者就自己倒水喝或泡方便面吃。北面有两间小房子,一间是小商店,另一间是库房。记者看到很多人在小商店里买水或其他吃的东西。西面是一间稍大的空房子,算命先生坐在一张长条凳上,旁边放着一杯茶水,凳子下面放着一个水桶,算命先生手里拿着一条毛巾,不时地在水桶里洗毛巾擦脸。

 记者趁排队的时间,找当地的居民了解情况。一位姓高的男子告诉记者,今天来的人算少的,如果碰上正月或节假日旺季,一天要来数百人,排了号但当天轮不上的,晚上就在附近或者镇上找地方住下,第二天继续排号。算一卦短的三四分钟,长的五六分钟,一卦最少10元钱,如果需要消个灾什么的,就不好说了。高姓男子说,现在是淡季,但平均每天最少也能赚2000元。也有市民说,还不止呢!按他们的说法,记者粗算一下,“赵大师”一个月算卦能挣五六万,一年收入就得有70万。

 体验:说的都是似是而非的话  

 等了2个多小时后,终于轮到记者。“赵大师”问完记者的生辰八字后,先是蹲在长凳上快速地敲打着自己的大腿,嘴里边念边推算,然后再坐到长凳上,为记者推算属相、什么命等。  

“你的命可真不错啊,一定是吃轻松饭,坐办公室的命,你在哪里上班啊?”算命先生说。“不对啊,我的工作并不轻松啊!”记者说,“现在在一家杂志做印刷工人,每天挺苦的。”“我看出来了,你应该是刚大学毕业不久,没关系,现在的工作只是个过渡期,26岁开始就好了。”对方顺杆爬。 

 因为这是几乎所有大学生毕业后要面临的状态,于是记者接着问:“那我以后做什么有前途啊?” 

“你现在是过渡期,你是一般家庭出生的,现在婚姻未定,事业未成,26岁开始就一步一步好了。”对方没有直接回答记者的问题,只是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。  

 记者装作不满:“大师你说的都是似是而非的话”。“大师”不理记者。再问问题,大师显得很不耐烦,说记者运程不错,不用算了。 

 这时候屋里很吵,“大师”从凳子上站起来,大喊:“别吵了”。随后,屋内一位妇女收了记者20元钱。她说,10元是算命费,10元是替“摩的”师傅收的,等另外几个人算完了就可以一起坐车回扬州。记者交了20元,还是觉得云里雾里。不过有一点看明白了:围绕着算命,车辆接送、吃喝住宿等已经“产业一条龙”了。

 发现:高三家长带着孩子来算考试运 

 暗访过程中,记者发现两张稚气未脱的面孔。两个男孩正在上高三,该高考了,跟家长来算一卦,看能不能考上大学。算命先生问了他们的生辰八字之后,简单地说了说两名学生的情况,然后对其中一名学生说:“你应该可以上大学的。”这名学生问:“能上什么大学啊?”算命先生表示,反正能上大学就是了。随后对另外一名学生也说了类似的一番话。

 记者问这两名学生感觉怎么样?一学生笑了笑说:“谁知道呢?只说能上大学,现在高中毕业一般都能上大学,但要看上什么大学了,感觉有点忽悠人;他说的话很多都是模棱两可的,用在我们两个人身上都可以,就当是花钱买个心理安慰吧!” 

 两位同学说,他们班有不少同学都算过命了,有的就是来送桥,有的是在高邮找其他人算的。

 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,每年的这个时候,都会有很多人领着孩子来算命,问能不能上大学,怎么能考好。很多人开车来的,车牌照有的是江苏、上海,还有的是安徽等地。至于线人报料还有来问考题的事情,附近的村民称这种情况倒是没见过。  

 质疑:算命大师真有这么神?  

 去算命的人如此趋之若鹜,这位“算命大师”真的有这么神?对此,当地一位村民直言不讳:“吹出来的,一个传一个,不神也被传神了。”  

 这位当地村民说,以前还有人算过了说不准,前来砸场子,大骂了一场。还有不少人表示,大师的逻辑是只说指导性的话,不说判断性、事实性的话,那就无所谓对错、无所谓灵验不灵验了。 

 记者发现,网上有不少网友发帖“声讨”送桥这位算命的“赵瞎子”。一位叫“素水”的网友称,自己去年高考前和母亲去算命,“赵瞎子”说考不上大学,结果自己考上了重点大学。可能“赵大师”认定,凡是考试前去算命的,都是要么成绩不好,要么对考试没底儿的。还有一位叫“星星”的网友说:“我最近就被那个算命的闹得不可开交,家里去算命说我不能和我老婆结婚(已经结婚了),逼我离婚,真想去剁了那个王八蛋。” 

 记者随后采访了我市社会学和心理学方面的几位专家,大家一致认为:稍有一点科学观念的人,都知道算命消灾是骗人钱财。“算命大师”有市场,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大的本事,而是因为他们本身有一定的社会阅历,善于察言观色,能将一些人的特征类型化,说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话。去算命的人很多是需要某种心理暗示,希望有人帮助自己做某种决定,所以才会出现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参与这种迷信活动的现象。 

 谁来管管这些“算命大师”? 

 针对“送桥算命”这个问题,记者到有关部门进行了采访。高邮工商局送桥分局服务大厅一名姓杨的工作人员表示,了解这个情况,但不好管。  

 记者:这个送桥算命的赵瞎子有没有营业执照啊? 

 杨:没有,这是一种封建迷信,一般是制止的,不好发照。

 记者:但他们有营业行为啊,而且收入非常可观!  

 杨:这个虽然有营业行为,但属于一种违法行为,贩毒也能赚钱,但好发照吗?  

 记者随后来到送桥镇文化站,一位工作人员称负责人已经下乡,并为记者提供了站长的电话号码。记者拨通了送桥镇文化站刘站长的电话。刘站长电话中说,他们知道送桥算命大师的事,这是一种封建迷信行为。

 记者:你们怎么没有采取什么管理措施呢?  

 刘站长:我们又不是什么执法部门,没有处罚的权利,力度不够,再说来算命的大部分是外地人,我们不好管,也没法干涉。  

 记者:你们对这个事有什么看法? 

 刘站长:这个应该不是文化部门管的,我以前向上级汇报过,但没有得到重视。  

 随后,刘站长挂断了电话。记者再拨,对方一直处于占线状态。 

 延伸:“送桥大师”在扬州开了分店? 

 在西区石油城对过的双子星广场,是一座最近启用的写字楼,装点在窗外的霓虹灯闪耀着“送桥大师”的招牌,数十米外都能看得清楚。5月31日下午,记者又去“拜访”了这位“送桥大师”。  

 办公室内一张办公桌,两张沙发,一台电脑,桌子上一个装满红头竹签的签筒子。墙上贴着个人简历和服务项目:高邮送桥人,大学毕业……起名 680元,合婚 120元,测名字30元。旁边挂着个体营业执照,经营项目:起名服务。“大师”正在给一位姑娘算命。  

 婚姻(婚姻啊,你婚姻不太顺,会经历挫折。)我未来的老公做什么的?(从商,不从政。)你算算我妈的健康状况吧!(你妈妈多大了?)属虎的,夜里出生。(哦,夜间虎,阴气太盛,身体不大好。)财运(你今年23岁,工作劳神费力,不太挣钱,将来的财运还是蛮好的,不过最近几年不行。最近不要投资,投资一定亏。)

 轮到记者,记者先给“大师”找了点“麻烦”。 

“你是送桥那个有名的大师吗?” “我是送桥的。” “我是问你是不是送桥那个有名的大师,好像姓赵。” “啊……”  “赵瞎子?看你不像,你们是不是一家子,我看你的招牌,还以为是‘赵瞎子’在扬州开的分店呢!”记者故意装出不信任想走的意思。“大师”赶忙说:“我们是一个老师教的,我们是师兄弟,老师姓周”。  

 记者随后报上生辰八字,请他算婚姻。他先扯了一大通财运的事,看记者面无表情,最后绕到婚姻话题上说:“你应该在29岁结婚,而且至少要谈三四次恋爱才能成功,谈对象的时候会很不顺利。”

 其实记者今年刚刚结婚,遂对“大师”的话沉默不答。“大师”随后又转到财运的话题上:“你现在工作劳神费力,做类似营销的工作,不太挣钱。将来的财运还是蛮好的,不过最近几年不行。最近不要投资,投资一定亏。”这话听着耳熟啊,不就是刚刚对前面那位女孩子说的话嘛!走出“算命大师”的门,正好碰上一位在这幢大楼上班的年轻朋友。朋友告诉记者,前段时间没事也跑去算命了,“大师”说她的财运蛮好的,不过最近工作劳神费力,将来投资会挣钱,不过最近不能投资,投资一定亏。

原来,我和朋友以及那位陌生姑娘的命都是一样的,记者如此调侃。事后琢磨那位“大师”的师兄弟论,没听说“赵瞎子”有老师,更没听说他还有师兄弟啊!而后记者咨询工商部门得知,写字楼“大师”注册的经营项目是起名服务,却做着算命的事,属于超范围经营。 

 提醒:五大常见算命骗术 

 工商部门表示,算命是迷信活动,工商部门是不可能向其发放营业执照的。警方也提醒市民:街头的算命摊子和算命馆都是些“江湖骗子”,愚弄市民骗取钱财,希望市民不要上当受骗。

 记者整理了五大常见算命骗术,读者朋友可对照,切勿上当。  

 一、你的命不好,必须改运。类似说法:你的名字不好,要改个名。你的八字会克夫,必须改运。你的住家风水不对,要改风水。各位切记,凡是把一切过错都推给命运,并且说他能替你改运的人,都是想诈骗。

 二、你今年犯小人。类似说法:你今年犯桃花。你今年犯太岁。你今年有财无库。试问,谁能不犯小人?谁又不犯桃花?为什么不可以把小人变贵人?为什么不可以把烂桃花变好桃花? 

 三、你命中缺水。类似说法:你命中缺水(缺火、缺金、缺木、缺土)。你名字中缺姻缘。你八字中缺官运。这些说法都是泛泛而谈、空洞而很难求证的话头,只要你遇上了,就会认为它是对的而上当,其实,算命的都是在蒙,蒙上一个是一个,属于对号入座型的骗术。

 四、你今年很不顺。类似说法:你的命盘表示事业有问题。你的八字表示钱财有问题。可是很多人一听到这句话,仍然会宁可信其有而上当。 

 五、假借通灵法力。类似说法:我能通灵,观察到你不知道的事(未来的事、过去的事)。只和有缘人通灵,和你无缘,所以不准。(这是最常用的挡箭牌,而所讲的话则多是未来的、尚未发生的事,让你半信半疑而上当)。

 举人推荐网络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