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西举人命理

自强不息 厚德载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海西举人,易名朱炳锟,福建福州人,命理学者,研究员,预测师,1996年开始潜心研究命理,1997年毕业于福建师大中文系,日主甲木生亥月,得偏印格,三偏入命,华盖天医天德月德学堂词馆驿马会聚,利偏业发展,从小喜好玄学,并得家父家叔引路,四柱命理极早入门,领悟较快,在四柱取象上常有灵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易学名家邵康节八字赏析  

2017-04-20 07:03:04|  分类: 【易学人才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 邵康节(1011-1077),名雍,字尧夫。宋朝时代的著名卜士。北宋真宗大中祥符4年(公元1011年)12月25日(辛亥年辛丑月甲子)生于范阳(今河北涿州大邵村)。幼年随父邵古迁衡漳(今河南林县康节村),又迁共城(今河南辉县),37岁时移居洛阳。

 邵雍的出生故事是这样的,据说其母李夫人不堪母之虐待,一天晚上想要自尽,依稀梦里有人给她一杯羹,并告诉她说:“无自尽,当生佳儿。”有了“生佳儿”的希望,李夫人便打消了自尽的念头。后来,他又梦见卧房门外左右长了两颗木瓜树,左边的已结木瓜,右边的枝叶却已凋枯。不久,她就生下了一对双胞胎,女婴已死,男婴就是日后的一代易学宗匠邵雍。

 这邵雍天生神异,据《邵氏见闻录》记载:“公初生,发披面,有齿,能呼母。”生下来就长有牙齿,还能叫妈妈,神得吓死人!

 邵雍出生的那一天,是公元1011年12月25日戌时,八字为:

 乾造:辛亥 辛丑 甲子 甲戌

       7岁 17岁 27岁 37岁 47岁 57岁

  大运: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

 月令透出正官,本属杂气正官格,但因印星不透,地支的印星又不能直接化官生身,所以正官格不成立。这八字还有一个毛病,就是地支三会水局,印星太多,即使大运走官杀,也还是金生水旺,印重官轻,难显贵气。命书云:“重重生气若无官(或印重官轻),纵为技艺亦孤寒。”其意就在于此啊!本来印星多了,有财星制印就能解决问题,但此命因格局组合不当,财来生官,官又生印,而印星又不能化官生身,既不能构成官印相生格,也不能构成弃印就财格,所以功名就没什么指望了。好在印为淡泊之星,印重而日元不与财星相合的人,一般都不会太计较名利得失。官星虽为名誉,然虚悬的官星便只会使人有名无利,但能一生近贵。日、时支子与戌之间夹亥,亥为学堂,《三命通会》云:“惟夹贵、华盖、三奇、学堂并者,大聪明,脱俗之士。”再说时支空亡,又与丑相刑,《三命通会·论空亡》又云:“人命空亡本不好,若遇刑冲,反为虚煞,士人遇之,飞声走誉。”这也表示他日后不仅聪明出众,不随流俗,而且还会很出名。还有,日支子水还是太极贵人,有了这颗神秘之星,命主的一生就会与宗教、星相之类的事物结下不解之缘。(举人:甲寅乙亥甲戌壬申,举人此局与邵翁有异曲同工之妙,一是同为甲木冬生而印旺;二是皆有戌、亥天门入命;三是时犯空亡遇刑冲;四是邵翁日坐太极星,举人日坐华盖星,太极、华盖皆为玄学之星。邵翁的时柱子女、弟子宫为甲戌,能否被举人衔接上呢易学名家邵康节八字赏析 - 海西举人 - 海西举人四柱八字预测工作室

 月令丑土财星为稀泥湿土,在水多的情况下,难以制水生官,这显示其父难有作为,自身则当妻迟子晚。

 命主之父邵古,自号伊川丈人。善文字声音韵律,崇尚隐逸之风,终身不仕。

 命主7岁上庚子大运,官杀混杂,枭印重重,所以体弱多病,读书并无过人之处。只是偶尔会产生幻听幻觉或特异感知。7岁那年,他在一次观察蚂蚁洞穴时,竟然在洞穴里看见了另外一个世界,那里天高日朗,云气往来。他兴奋地叫母亲来看,可是母亲却什么也没有看着。母亲暗自诧异,嘱咐邵雍不要将此事说出去。

 11岁壬戌,财星克印,举家迁居于河南共城苏门山下。

 17岁运转己亥,财旺生官,功名之心大增。邵雍为了出人头地,搏个利禄荣身,自己在白源另筑一室,独自用工读书。主攻六经,兼及百家。他寒冬不生火,酷暑不打扇,晚上不就席,瞌睡了就用冷水洗把脸。如此苦读几年之后,又效法古人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的做派,徒步到河南、山西、安徽、江苏、陕西、山东等地游学,考察齐、鲁、宋、郑诸国之墟,流连了好几个月,直到听说母亲思子至切而精神恍惚,才急速回家,不再远游。

 25岁丙子年,亥子丑会水局,丙辛合水,枭神夺食,丧母。邵雍守孝三年。

 在此期间,共城县令李之才见了邵雍,两人很谈得来。这李之才乃是道学大师陈抟老祖一脉所传的弟子,他将自己所学的物理学与性命学传给了邵雍。

 27岁转入戊戌大运,财官两旺,但印星不透,不能化官生身,官印格还是不能成立,邵雍仍然不能一跃龙门,步入仕途。财星太重,又生官星,反而财官两失。这段时期,命主贫乏异常,婚事杳茫。他一边静坐修道,一边恶攻易经。他将易经全文抄贴于墙上,日诵数十遍。然后就冥思苦想,而且经年累月。后来李之才调往河阳县任职,邵雍也随之前往,继续从学。没钱买灯油了,他就用自己的食物去兑换灯油。其好学之精神,实非常人可比。

 数年下来,邵雍的学问已然非同小可。名士王豫自恃学问足以当邵雍的老师,谁知一番议论之后,却深为邵雍的学问所折服,转而拜邵雍为师,从其学习易经。

 37岁入丁酉运,丁火伤官去一官而留一官,官星转清。加之伤官又能泄身吐秀,表示此运可以大得学生之助力而且名声洋溢,因为伤官代表学生、徒弟嘛。地支酉金正官本是大好之运,可惜酉丑合金又生水,印重官轻之弊还是不能解除。即使有当官的机会,恐怕也会失去的。但是会经常接近达官贵人。再说,酉金是桃花,破入子水妻宫,流年逢财必有成婚之喜。

 38岁己丑年,又是财克印,邵雍爱洛阳山水风俗之美,举家又迁往洛阳。开始没地儿住,暂住在天宫寺。邵雍自己则在河洛南岸搭草棚而居。草棚四面透风,每逢下雨则水漫金山。然而他满不在乎,吟诗作赋,自得其乐。他的学问和品德使人们敬重不已,追随者愈来愈多。许多达官贵人、绅士名流,均与其交往甚密,而且多以其门生自称。不久,门生王不疑、周乡等人给邵雍又是买房子又是买田,使邵雍这才过上了像样一点的生活。他把住房命名为“安乐窝”,自号安乐先生。每天早起便焚香静坐片刻,白天讲学,晚上则独自浅酌几杯,吟吟诗,散散步,会会朋友。悠哉游哉。每到春天与秋天晴朗的日子,便乘着小车,任意出游,没有固定的地方,走到哪是哪。人们都很喜欢他,每闻其小车嘎嘎声至,即热情相迎道:“我家先生来也!”

 邵雍讲学,对求学者“必随其才分之高下”而教之,很令人受用。因此四方之学者“慕其风而造其庐”。其人品高尚,“德气粹然,望之知其贤,然不事表褓,不设防畛,群居燕笑终日,不为甚异。与人言,乐道其善而隐其恶。有就问学则答之,未尝强以语人”。“贤者悦其德,不贤者服其化,一时洛中人才特盛,而忠厚之风闻天下。”

 45岁乙未年,丑未戌三刑,子未相穿,未土妻星进入妻宫。经门生姜子发、张穆之两位太学博士为媒,邵雍娶王允修之妹为妻。姜子发还每月拿出一半薪水资助老师邵雍。

 46岁丁酉年,官旺之年,生下了儿子邵伯温。

 47岁运转丙申,丙辛合,也有清格之益。申子合水,依然印重官轻,与丁酉运差不多。

 是年戊戌,财克印,出游陕西数月。次年又遍游洛阳,龙门看胜,伊川赏景,太室观旭,天坛望云,夜里泛舟,月下垂钓。有诗云:“此身已许陪真侣,不为锱铢起重轻。”表示他已志不在功名,而在修真养性了。

 50岁辛丑年,官星之力大增。这年当朝宰相富弼向朝廷举荐邵雍,朝廷下令封邵雍为监主薄一职,并有“如不欲仕,亦可奉致一闲名目”之语,意即不想当监主薄,也可以当个只拿钱不干活的清闲官儿。邵雍婉言谢绝,以诗言志道:“愿同巢由称臣日,甘老虞唐比屋时。”

 次年壬寅,寅为驿马逢申冲,寅字头上戴有壬水印星,又有乔迁新居之兆。这年富丞相、王尚书、王郎中等多人,又给邵雍建房买庄园。新居环境优美,林泉怡人。邵雍以诗表达谢意:“重谢诸公为买园,洛阳城里占林泉。七千来步平流水,二十余家争出钱……也知此片好田地,消得尧夫笔似椽。”

 53岁甲辰年,申子辰合水,将辰土偏财化坏,丧父。邵雍不按葬书,不拘阴阳之说,仅用纳音之法择地,葬其父于伊川神阴原西南。

 随后两年,邵雍游山访友,作诗三十余首,中有“一箪鸡黍一瓢酒,谁羡王公十万钱”,“能休尘境为真境,未了僧家是俗家”,“直须心逸方为乐,始信官荣未足夸”等句,可见其勘破富贵、铢视轩冕之心态。

 57岁转乙未大运,乙木比肩造官星回克,有不利兄弟朋友之兆。未土又是日元的墓库,而且与提纲天克地冲,如此则官印两伤,可知命主寿算难延。是年戊申,财官旺而克伤乙木比肩,其同父异母的兄弟病亡。邵雍作《伤二弟无疾而化》、《听杜鹃思亡弟》等诗。

 次年己酉,太岁正官驾临,当官的机会再次光顾邵雍。新皇帝神宗上台,广招天下隐逸之士。御史中丞吕诲叔、三司副使吴允、祖龙图等人,再次力荐邵雍。皇帝发了三道诏书,封邵雍为秘书省校书郎、颍州团练推官。邵雍推脱不掉而受官,但又称病不出,以诗谢云:“幸逢尧舜为真主,且放巢由作外臣。”

 59岁庚戌年,官杀重重克比肩,好友富弼、司马光、吕诲叔等人因反对王安石变法,均遭打击而被贬官降职。邵雍在朝的许多门生纷纷要求弹劾王安石,或者辞官归田。邵雍虽然也不满新法,但却劝说他们:“正贤者所当尽力之时,新法固严,能宽一分则民受一分之赐矣。投劾而去何益?”要他们不要意气用事,尽力多为老百姓争取一点好处。他自己的生活则因变法而过得很拮据。其《无酒吟》云:“自从新法行,常苦罇无酒。每有宾朋至,尽日闲相守,必欲丐于人,交亲自无有。必欲典衣买,焉能得长久。”断言这种使朋友来了没就喝的新法不会长久。

 60岁辛亥年,印星作用,邵雍完成《皇极经世》一书。该书内容十分丰富,体系庞大,穷日月星辰飞走动植之数,以尽天地万物之理;述皇帝王伯之事,以明大中至正之道。它创造出一套推演和解释自然变化、历史演进、人事兴衰、社会治乱的理念和方法。史家称之为“观夫天地之运化,阴阳之消长,远而古今世变,微而走草木之性情,深造曲畅,庶几所谓不惑,而非依仿象类、亿则屡中者。遂衍宓羲先天之旨,著书十馀万言行于世,然世之知其道者鲜矣”。该书上自帝尧甲辰年起,下至后周己未年止,简括了三千三百余年历史大事记。它不仅是一部比较精确的编年史(清华大学出版发行的《黄金书屋》光碟中的《中国历代纪年表》与《中国历代帝王年表》,与邵雍所推年表几乎完全相同),更重要的它还是一部以易理推演世事变化的旷世奇书。它以30年为一世,12世为一运,30运为一会,12会为一元。用一元代表人类自然史的一次生灭。宇宙和历史则按照元、会、运、世的无限循环而变化。人类史则按照皇、帝、王、霸或道、德、功、力这四个时期循环变化。三皇之世,以道化民;五帝之世,以德教民;三王之世,以功劝民;五霸之世,以力率民。后来,他儿子邵伯温作《经世一元消长之数图》,将12卦72爻配129600年,一卦当10800年,一爻当1800年,用以预测世事之变化。朱熹看了此书后,大为赞叹说:“自《易》以后无人做得一物如此整齐,包括得尽。”又谓:“康节《易》看了,却看别人的不得。”张潦亦谓:“此书本以天道,质以人事,辞约而义广,天下之能事毕矣。”

 65岁丙辰年,辰戌丑未四土齐至,命局印星受制太过,生身乏力。辛金直克甲木,甲为头,筋骨等。命主患“头风”和臂痛等病,体衰力疲,身瘦髭白。

 66岁丁巳年,丁火能去多余之官星,巳火能生财,本属喜神。只因有命局亥水回冲,逢喜不喜,反遭其累。加之亥未拱木,巳丑拱金,金木冲战,格局大破。是年孟秋,邵雍卧病百余日不起,自觉时日不多,一日大书《病亟吟》:“生于太平世,长于太平世,老于太平世,死于太平世。客问年几何,六十有七岁。俯仰天地间,浩然无所愧。”次日黎明溘然长逝。

 他死后,朝廷追赠为秘书著作郎,谥号:康节。并让他配享孔庙。一介布衣,获此殊荣者,几千年仅他一人而已。

 邵雍的晚年,多数时间均在写诗和研究易经。仅64岁和66岁两年,就作了600多首诗。他的诗集《伊川击壤集》共20卷,存诗1583首。他的诗风一如他的为人,温而不媚,和而不流,朴而不俗,清而不激,逸而不乱,蔚然自成一家。受到了朱熹等人的高度称赞。

 他对易经的研究重理而不重术,即重视易经的哲理思想而不重视占卜技术。他在其《观物外篇》中说:“天下之数出于理,违乎理则入于术。世人以数而入术,故失于理也。”所以,他的好友司马光说:“尧夫(即邵雍)深斥术家,盖造于理也。”细阅邵伯温的《邵氏见闻录》,其中也没有邵雍曾为他人占卦算命的事迹。相反,邵雍病重时,既懂医术又懂算命术的大儒张载曾问邵雍:“颇信命否?”邵雍说:“天命某自知之,世俗所谓命,某不知也。”即此可见,精通易经的邵雍,并不用易经占卦算命,更不存在著有什么占卦算命的书籍。在其儿子及门人、好友,如张岷、司马光等人的著作文章里,也均未提及邵雍著有这一类的书籍。世间广为流传的《梅花易数》、《邵子神数》、《邵康节夫子二奇神数》、《邵子加一倍法》、《河洛真数》、《铁板神数》、《皇极神数》等书,显系后人伪作。

 是的,邵雍的确有过许多非常神奇的预测,但他不是用占卦算命术来实现的,而是用物理推测和因长期修道而获得的特异感知功能来实现的。

 他在其《观物外篇》中说:“先天之学主乎诚,至诚可以通神明,不诚则不可以得道。”“人心当如水则定,定则静,静则明。”这与《易经》“无思也,无为也,寂然不动,感而遂通天下”的特异感通原理是一致的,也是老子的“致虚极,守静笃”,然后可以“不出户,知天下,不窥牖,见天道”的修道法门。邵雍有诗云:“窥牖知天乃常事,不窥牖见是知天。”可见他追求的就是这种不用卜卦不用算,至诚就能通神明的特异感知功夫。朱熹曾经这样说邵雍:“他气质本来清明,又养得纯厚,又不曾枉用了心,他用心都在紧要上,为他静极了,看得天下事理精明。”

 不过,邵雍虽然修道多年,但终究没有摆脱娶妻生子、论道讲学、吟诗作赋等俗事的干扰,正如他自己说过的“只恐身闲心未闲”啊,所以他还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得道者,因之不能像老子那样健康长寿而又能洞达天人。

 当然,由于他长期修身养性,又精研易经,已然具备了令人倍感神奇的预测功能。

 治平年间,邵雍与客人在天津桥上散步,闻杜鹃声而惨然不乐。客人闻其原因,他说:“洛阳旧无杜鹃,今始至,有所主。”客人又问会有何事。他说:“不三五年,上用南士为相,多引南人,天下自此多事矣!”客人再问理由。他解释道:“天下将治,地气自北而南;将乱,自南而北。今南方地气至矣,禽鸟飞类,得气之先者也……”后来朝廷果然起用南方人王安石为相,推行新法,使天下动荡不宁。

 退休宰相富弼患脚疾,不能行动,请来邵雍聊天。邵问:“其他客人也能来这里吗?”富说:“自从卧病,心神不宁,即使儿子来了,说完话也就马上打发走了。这张坐床,专门是等你先生的。”邵却说:“请再取一张坐床来。”富问原因,邵说:“今天中午,有一绿衣少年,骑白马来见你,你虽然有病在身,也要打起精神见他。你将来仙逝后,此人当执笔修史。你的传记将由他来撰写。”富很相信邵雍,便令人添置坐床。中午果见范祖禹骑白马来访。富对范说:“我垂垂老矣,且病患沉疴,回首一生,碌碌无为,不足为外人道。不过老朽生性朴实忠诚,日后褒贬,定要有劳先生,请先生留心。”范祖禹当时还寂寂无名,听了富弼这番莫名其妙的话,惶恐不知所措,连忙叩谢退下。十余年后,范奉命修撰《裕陵实录》,真的撰写了《富弼传》。

 欧阳修在朝时,要儿子叔弼到洛阳看完王夫人的病情。临行前,他对儿子说:“到洛阳要见见邵雍先生,带我向他表示思慕之意。”叔弼见了邵雍后,岂料邵雍却大谈其自己的人生经历及学术大概,根本不让叔弼说什么话。临别时还一再嘱咐,要他不要忘了今天所说的话。谁知二十年后,叔弼当上了太常博士,负责给死后的邵雍追加谥号。至此他才明白当初邵雍给他说那番话的用意,他无不疑惑地说:“……岂非先生学道绝世,前知来物,预以告耶?”

 司马光曾与邵雍在洛水的北岸散步,看见有人在盖房子,邵康节就指着说:这三间房某年某月就得倒塌,那三间房某年某月将被水淹没。司马光回到家,顺便把这件事记在他所写的文稿后面,时间一长,就忘掉了。有一次,他从洛水北岸经过,忽然想起了以前邵康节的预言,就去看那些房屋,原来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了。他向别人询问,大家的回答果然都像邵康节所说的那样。

 看,邵雍就是这样一位善易而不卜的易之圣者。

 附:

 邵康节:辛亥辛丑甲子甲戌

 朱    熹:庚戌丙戌甲寅庚午

 朱炳锟:甲寅乙亥甲戌壬申

 举人推荐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