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西举人命理

自强不息 厚德载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海西举人,易名朱炳锟,自号白石居士,别号梅溪先生,又号水木清华,朱熹27世裔孙,福建福州人,命理学者,研究员,预测师,1996年开始潜心研究命理,1997年毕业于福建师大中文系,日主甲木生亥月,得偏印格,三偏入命,华盖天医天德月德学堂词馆驿马会聚,利偏业发展,从小喜好玄学,并得家父家叔引路,四柱命理极早入门,领悟较快,在四柱取象上常有灵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预言家何新六十岁感言  

2017-07-29 07:25:43|  分类: 【趋吉避凶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 年轻时代,我也曾风花雪月,游戏人生。什么都没耽误!行过万里路,也读破了万卷书。但是我的确并没有对其中的任何一种学问倾其全身心专门投入过——所以我承认自己不是专家——不是专门之家。但是学问之境有如做人的境界,最高之道是融会贯通,而我做到了,所以我是通家,又是个玩家。

 世界是幻,人生是梦,学术是游戏。我认为学问达到至高境界是能“玩”。我也通绘事。中国古来画有南北分宗及力(隶)家与逸家之说。其实我这个人就是一种逸品——闲云野鹤,野逸之士。

 所以,我不是什么大师,不配也不想当。就像我绝对从来不想从政当官一样——如果真的想当,那我曾经很有机会。我不选择从政当官,是有自知之明。第一我知道自己是新疆的姑娘,小辫子很多,反对者一抓就是一把。第二我也不会造作自己成个偶象。

 说老实话,我真的极讨厌“大师”这两个字。因为这两个字在当今已经被利禄金钱熏染得非常之肮脏——一想到某种“大师”,就会想到那种虚伪、造作、拿腔拿调、装腔作势,俗话说就是装XX。

 所以我说我不入流,而且甘居末流。

 但如果谈到学术,那我又的确有超凡脱俗的非常之处。我的学问中有一部分是活学问——有用和能用的学问,经世致用之学,谈论经济的,政治的,涉及国计民生的,国际战略问题的。但是我所真正属意的,下了大功夫的,还是我的一套《何新国学经典新考》。

 我写这一套书,旨在“兼融古今之智勇,开拓万古之心胸”——但这套书并不是写给当今的凡夫俗子利欲之徒们看的。不仅他们,包括你们,当今的人基本不会懂这一套书。就是做这种学问的学者中,能真懂者也是有限。因为他们做学问要领悟而达到我的这种境界,还有很大距离呢!

 当今并不是什么读书向学的时代,外部没这个氛围,没这种环境。当今的俗文化,叫做什么“读图时代”,“全娱乐时代”,其实就是搞笑的时代,忽悠的时代,恶搞的时代——所谓末法时代。

 一切严肃的东西到此都会变形,一切神圣的东西,到此都被解构。一切庄严的东西,都被打成粉碎。

 在这个时代,认真作学问,谈论真学问,那就是一种自渎和自亵,是一种愚憨。

 所以我做学问,相当程度上只是为了自娱,游戏。当然还想留点好东西传之后世,留给将来,给后人。当今这场所谓“市场转型”,方向道路已经完全错乱。什么“十八跳”之类,将来一定会被历史牢牢地钉在耻辱柱上。这个“转型”运动在现代史上,是又一浩劫!是文化的浩劫,是人道的浩劫,也是自然生态的浩劫!

 生态之破坏,莫如当今之严重,根源在于市场化过程中人们对金钱的疯狂追逐、官员对GDP的掠夺式榨取!

 现在又在鼓吹农地私有化。私有化无非就是又一场掠夺。但是,任何劫难也终有终了的一天!谁也无法欺骗历史!——总有一天人们还会回归庄严和反思。

 当今中国已无文化人——只剩下些衰人,只怕以后再过一两代,连能读《古文观止》原文的人也不多了。当今文化表面富丽堂皇,可惜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!都是徒有泡沫。价值之没落,无过今日!真令人悲哉痛也!

 在当代,我时常见到一些猥琐的不肖文人偷我抄我窃我写的东西。(例如某个大名鼎鼎的“清流”文人X杰。)包括我偶然讲过一点只言片语,都有人捡起来借题发挥。可是,有资格和我对话的我见不到一个。我只能享受孤独!我对自己的未来看得淡如清水我平生经受过凡人不能想象的大苦,也享受过俗人不能想象的大福——而今回看人生,一切,宛如一场游戏。只留得一抹微笑而已。

 我的身体状态外强中干,表面似很好,其实是眼半瞎,脑半残,心半死(我的心脏有个窟窿,动脉上有一血管瘤)。惜命的人遇到这种情况,早吓得半死,会食不好睡不安,恨不得天天要去泡医生。可是我自十年前检查出来至今,连再复检都没去过

 国家给我的安排是享受副部级的高干医疗待遇,每年都有公费体检,但是十多年来我根本没去检查过。我很少去医院。中西医药理、病理、生理,我粗知一二,一般生病我都自己调药自我治疗如果真出大事,我的态度是恬淡宁静,顺天由命。国家安排,每年暑期我可以携带家眷享受一次去名胜地公费休养的待遇。但是我给国家省了钱,十几年来一次也没有去过。

 死生有命,万法皆虚我是随时准备放下眼前身外的一切,皈依涅槃去见佛祖的来时赤条条,去时无牵挂。而今天但凡我还活着——那只有一种意愿就是,再写点东西,利乐众生,利乐有情,利乐他人。

 但是在当今中国,好人难做,好事难做。社会文化的氛围太坏。听说世博会进门原有一个特殊通道,专供给贵宾和孕妇、残疾人使用。后来不得不关了。因为那些健康人,发现这是一个漏洞和机会,就或贿赂或找关系,或伪装成孕妇残疾人,蜂拥而来。结果主管只好把它关了!做好事有恶报,这就是丑陋中国的现状。但是尽管如此,还是要坚守自己的信念。所以,我现在凡所言、所写、所爱、所喜、所恨、所苦、所欲泣、所欲骂——皆非关自我之悲情,而是以大悲之心观世——为济世,为后代,为国家,为苍生!如此而已,夫复何求?!大劫将至善善恶恶,因果相循,命也夫,随之去,过眼云烟而已

 上天给我的恩宠已经够多了!这就是我的六十岁感言。

 举人推荐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